开板在即公募调研申报企业 差异化估值掘金科创

2019-06-19 12:53:03 围观 : 14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洁雪 深圳报道

  目前公募普遍倾向于以科创板企业的成长周期进行差异化估值。

  科创板观察

  科创板开市在即。

  6月18日,澜起科技、杭可科技和天宜上佳提交科创板注册申请;同日,烟台睿创微纳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与苏州华兴源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注册生效。

  随着科创板进入开市倒计时,科创板重要参与方——公募基金的相关工作也在不断推进。无论是相关产品的发行,公募科创板团队的组建,还是对科创板标的的研究工作,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尤其是对科创企业的深度研究工作,被认为是当前“重中之重”。

  多位受访公募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正与科创板企业进行密切接触。受访者普遍表示,为了精选项目、合理报价,从项目预披露开始就已经着手进行研究。

  调研进行时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6月18日,科创板IPO队列中,审核状态进入第三次回复反馈意见、已过会、进入注册程序和获准发行等临近发行状态的排队科创板企业已超30家。业内预计,这些企业有望在7月进入询价、定价和发行上市环节。

  在此背景之下,据记者了解,不少公募基金公司正抓紧开展科创板投资的投研准备工作。不少公司专门设置了“科创板小组”,甚至有个别公司成立了专门的科创板部门,将科创板投资提升至公司的重要战略地位。

  部分受访者表示已有心仪的科创板公司。6月18日,博时科创主题3年封闭混合拟任基金经理肖瑞瑾表示,“我们已经找到一些感兴趣的标的,主要集中在国家鼓励的行业,包括集成电路、计算机软硬件、高端装备、医疗保健等。对于不少科创板企业,我们之前就投入了很多精力,做相关行业的研究、公司竞争对手研究、公司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的研究。此外,上市公司也需要双向匹配筛选战略配售的投资者,我们也会直接与他们进行接触沟通。”

  肖瑞瑾指出,“由于博时科创主题3年主要以战略配售策略为主,目前113家提交申报材料的公司中,只有20家公司满足战略配售的要求,所以最终投哪些企业,并不取决于公募看中了多少家企业,而在于能不能拿到项目。”

  不过,肖瑞瑾表示在拿项目方面还是颇具信心。“因为博时是招商局集团下面的央企二级公司,这个级别在公募行业里是比较高的,这样的股东背景为我们争取战略配售项目提供了较为强大的优势。”

  同日,鹏华基金研究部总经理梁浩亦表示,“我们前期已将目前披露科创板申报材料的拟上市公司,根据所在行业进行了研究员分配,完成了系统性梳理,挑选出一批重点公司名单,由研究部总经理亲自带领团队,根据每一批上市企业情况进行工作细化,在其上市前和上市后持续跟进,根据其表现情况选择投资时机,长期、深度挖掘其投资价值。”

  华夏基金方面亦有相似举动。华夏战略配售基金经理张城源指出,“很多科创板标的,我们研究员之前都已有接触。在此基础上,我们对于此次科创板的申报标的设立了规范的研究制度和流程,包括梳理基本信息、组织深度研究、晨会报告宣讲、后续持续追踪四个方面。”

  张城源称,“在梳理基本信息环节,我们对于所有申报材料的科创板潜在标的,会第一时间在科创板公司研究小组里进行分工,落实所有的覆盖研究员及第一负责人;研究员会通过招股说明书、财务报表和网上公开信息,对标的的基本情况进行梳理。”

  除了投研准备工作,部分公司目前的另一重要任务是科创板基金发行工作。6月24日,第三批科创主题基金将启动发售,此前发行的两批科创主题基金,绝大部分均“一日售罄”。

  估值方法初探

  开市在即,科创板企业如何估值定价成为市场关注重点。

  目前不少卖方机构已发布了科创板企业的估值报告,但有买方人士直言“质量不佳”。

  华南一位公募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我们还是倾向于用自己的方法去估值。广东快三网上投注我们也会看卖方报告,但我认为目前国内卖方对于科创板企业的研究可能还处于固定形式财务数据罗列阶段,没有起到很好的指引作用。因为我自己也会跟很多科创板企业做一些交流,聊完之后的感受跟卖方写的还是会有一些差别。”

  从采访情况来看,目前公募普遍倾向于以科创板企业的成长周期进行差异化估值。

  张城源指出,由于科创板设立了5档不同的上市标准,因此科创板公司的估值也不能一概而论。“我倾向于重点研究公司所在的产业周期,特别是研究其目前所处的阶段。企业所处的产业周期不同,其表现出来的业务特征和财务特征也有所不同,对应到股票的估值方式也有所不同。”

  张城源解释称:“第一,处于萌芽期和起步期的企业,往往还在投入摸索,尚未有规模化收入体现;或者收入已经开始呈现快速增长态势,但由于持续大量的研发投入和市场开拓导致利润很低,这一时期可能采取P/MAU、P/GMV、P/S等方法估值。第二,处于成长初期的企业,已经拥有清晰的商业模式,由于渗透率很低,可以预测未来持续的高速成长性,可以用P/S和PSG估值。第三,处于稳定成长期的企业,行业格局相对清晰,有核心壁垒和刚性需求的龙头企业稳定成长,可用P/E和PEG估值等等。”

  鹏华基金稳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姜山亦表示,定价是个很复杂的事情,估值光看PE肯定也不行,比如亏损的没有PE,微利企业没有PE。“从现在角度来看,估值体系是多元化的,而不是简单方式看待。”

  姜山指出,“相对成熟的企业,比如满足中小板主板创业板条件,它的估值还是不应该有太大的脱离;特殊性估值只存在于特殊阶段的企业,而不是盈利模式成熟、快速发展期已经过了的企业,除非是体量特别大的像一些芯片企业。对绝大多数企业,盈利有4000万-5000万以上,PE是一个较好的估值方式。”

  值得追问的是,作为科创板初期的主要参与力量,科创板的定价权早期会否掌握在公募手中?博时科创主题3年拟任基金经理肖瑞瑾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肖瑞瑾表示,“目前A股市场散户(50万资金以下)持有A股市值占比不到20%,但贡献了每天75%以上的成交量,这意味着部分边际交易者是市场短期的定价者。科创板也是一个道理,短期科创板的定价权更多由个人投资者或套利资金决定,但长期价值还是由公募等长期资金决定。”

  (编辑:巫燕玲)

  (本文来自于21财经)